作为2020年战胜蓝天防卫战的3年行动计划的收官年,随着秋冬环境规制的结束,后期环境规制政策受到钢铁业界人们的关注。 最近在河北、山西、四川等地发表了一系列蓝天防卫战的2020年行动计划,这些政策的力量是否会对钢铁行业产生影响呢?

2018年7月3日,国务院公开了《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 计划明确要求到2020年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总量分别比2015年减少15%以上的PM2.5未达地级以上城市浓度比2015年降低18%以上,地级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达到80%,重度以上污染天数比率比2015年降低25%以上。

据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污染排放总量等9项制约性指标已提前完成十二年的目标任务,碳排放量基本完成,地级和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预计十二年可达到,但十二年全国仍有多个城市的pm二生态环境部副部长黄润秋表示,今年制定了实施战胜蓝天防卫战的2020年攻势计划,重点抓住清洁取暖散煤替代、钢铁等行业超低排放改造等重点任务。

最近,山西、四川、河北、连云港、常州、酒泉市、哈尔滨、绍兴、天津等相继发表了蓝天防卫战2020年的行动计划。 其中陕西省要求到2020年10月1日,全省现有钢铁企业完成组织排放环节的超低排放改造。 河北集中开展的“八大攻势”行动包括“后退十”石家庄、唐山、邢台、邯郸市空气质量加强攻势,切实实施生产能力和后退城转移攻势。 四川要求在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地区,实行更加严格的产业准入、环境标准、环境监督制度,落实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制值,加强联合防治。 哈尔滨严格控制新的“二高”行业项目,严禁增加钢铁、电解铝等生产能力。

另外,最近唐山市各地方政府发表的《5月份空气质量强化管控期间停限产调度安排表》也备受瞩目。 调度表显示,此次限产政策涉及瑞丰钢铁、华东钢铁集团、凯恒钢铁、津西钢铁集团、唐山陆港钢铁、唐山建龙钢铁等多家钢铁企业,限产能力达到142万吨。 并且,今年的限产政策比去年停产时间缩短,而且垄断面广,相关钢铁企业多,限产比例扩大。从各地发表的蓝天防卫战2020年行动计划和部分地区的生产限制政策来看,现在的环境保护措施比较严格,比去年更加强大。 此次生产限制以高炉、转炉、烧结机的生产限制为主,对后期钢材的生产能力开放产生一定影响。

目前,最近钢铁企业的运转率在上升。 截至5月9日,兰格钢铁网统计的百家中小钢企业高炉开工率达到85.4%,比上周上升0.9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上升4.2个百分点。 同时,电炉企业的生产能力利用率也从3月份的30%恢复到现在的60%以上,已经翻了一番。 在开工率大幅提高下,粗钢产量也明显增加。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4月下旬,钢铁企业重点生产粗钢2012.04万吨、钢材2042.03万吨的平均日产粗钢201.20万吨,比上个月同期上升18.51万吨,增幅为10.13%。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说,今年是《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名收官之年,环保生产限制的执行力必须比以前大。 对钢铁行业来说,部分未达到超低排放改造标准的企业可能会抑制生产能力的释放,形成一定的钢价支持,但之后仍需要关注收官行动的实行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