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3月下旬起,铜价格出现了比较平稳的反弹行情。 期间,主要产油国减产的新闻暂时提高了国际石油价格,另外,西班牙、意大利等疫情严重的灾区新死亡病例增加缓慢,铜价格的宏观不安减缓。 此后智利、秘鲁等铜精矿主产国受疫情影响,宣布减产程度,国内废铜紧张程度升级,铜价格持续回升。

  宏观

  本轮铜价格反弹期间,宏观环境动荡,主题非常明确,一是海外疫情的预防和控制进展,另一是国际石油价格的剧烈变动。 从对铜价格的影响来看,疫情在国外的预防管理取得了积极进展,国外新增感染者数量下降到铜价格的主导因素。 国际原油价格对铜价的作用相对偏向短期。

  4月初在欧洲流行开始放缓,铜价格经过4月流行状况放缓后,关注点也开始转向经济增长的预测。 展望5月,海外流行状况进一步好转是一个大概率事件,目前各主要国家都提出了经济刺激措施,政策效果程度对铜价格有很大影响。

  国际石油价格方面,OPEC达成减产协议,经历交付风险爆发等事件刺激后,分析到现在原油陆上仓储容量和浮游仓储容量仍然非常紧张,WTI06合同仍然可能面临05合同的状况,原油价格的持续受压也在5月份被宏观市场牵引,铜价格也

  供给

  4月间,海外矿山受疫情影响不断深化,自由港、五矿资源、嘉能可等多家矿山企业旗下矿山受到影响。 新冠肺炎在国外的扩散加深了铜精矿供给的紧张度,到4月30日上海有色网报道的进口铜精矿加工费为58.85美元/吨,比3月末的68.88美元/吨下降了10.03美元/吨,铜精矿供给的紧张度出现斑点。 但是,随着智利、秘鲁等铜精矿的主产地国家流行明显扩散,铜精矿的供给结构与流行的初期不同,铜精矿的供给受流行的影响紧张,铜价格的上升作用基本完成,据推测现在周末进口的铜精矿的加工费用有所回升。

  马来西亚从封锁港口到4月末,废铜进入国内受到影响,欧美很多国家的废铜供给受到疫情的影响,国内的废铜在4月份表现出紧张状态。 随着马来西亚港口5月份解除关闭,市场期待着5月末废铜进口的增加。 另外,废铜价格上涨,国内自产废铜的供给增加,预计从5月中下旬开始,废铜的紧张结构将得到缓和。

  国内废铜供应紧张,部分废铜消费转向炼铜,有利于炼铜消费。 5月份国内只有珐春紫金计划检测,粗制生产能力为10万吨,预计检测能力比4月弱,炼铜产量比4月略高。 但是,废铜供给的紧张度有望在5月中下旬随着废铜进口量的增加而缓和,精制铜对废铜的替代效果有望减少。

       消费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3月份电网基本建设投资总额累计下降27.29%,但下降幅度明显小于1-2月份。 从3月份当月情况来看,电网建设投资完成额为227亿元,低于往年同期水平,但3月份国内仍处于疫情预防控制期,因此随着疫情的发展,电网投资完成情况有望进一步提高,国内疫情预防控制在4月份取得明显的阶段性胜利,企业再生产也将继续开展

  房地产行业全新开工和施工面积相对较好,但由于竣工面积仍然较低,目前整体房地产库存压力较低,预计5月份仍保持稳定。

  今年1月至3月国内空调产量累计比去年同期减少27.9%,国内空调产量比1月至2月明显增加。 目前,空调出口数据还没有公布,但由于海外流行状况严峻,空调出口受到压力的概率很高,国内空调销售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随着生产力的增加,空调库存迅速增加,3月份家用空调库存从去年的21%到1500

  受疫情影响,今年1~3月国内汽车产量增长率比去年减少了44.6%,汽车生产在3月提高了一定的速度,但由于汽车产量与往年相比仍存在较大差异,汽车销售量不乐观,汽车仓库在第一季度略有减少。 目前国内汽车库存量为91.3万辆,库存压力不大。 汽车的生产率制度主要取决于消费者方面库存的消费程度。

  综上所述,铜价格开始着眼于经济增长的压力,基本面来自供应方的支持作用减弱,需求方除基础建设对铜价格的需求支持具有持续作用外,其他终端需求行业亮点不足,预计动荡行情会持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