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日下午3时,全国政协第十三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正式开幕。 21日晚,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召开了预备会议,大会主席团召开了预备会议。 21时40分,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举行记者招待会,就大会议题和人民代表大会工作问题回答了中外记者的提问。

  期货法的制定继续受到关注

  在2020年的全国两会上,期货法制定仍是代表、委员关注的焦点。 全国人大代表辽宁证监局局长柳磊今年提出了发展资本市场改革的三项建议。 包括:建议加快制定期货法,建议外汇期货,建立证券期货行业专业仲裁机构。

  柳磊认为,我国期货市场交易品种日益丰富,市场规模稳步扩大,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不断增强。 随着期货市场深入发展和对外开放进程的加快,期货市场法治化需求更加强烈,期货市场已经成为金融市场中唯一缺乏法律调整规范的领域,明显制约了期货市场更好地发挥服务实体经济功能。 他建议加快期货法立法进程,固化我国期货市场发展成果,为期货市场持续稳定健康发展提供法律保障。

  期货日报记者提议加快期货法的制定,发现近年来在全国两会中没有中断过。 2018年,在2019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副主席姜洋连续两年提出建议,加快期货法的立法,推进期货法的早期公布。 2017年全国政协委员桂敏杰,2016年全国人大代表罪胜阻,2015年全国人大代表杨迈军,2014年全国政协委员王俊峰等代表,委员提出了同样的建议。

  2018年,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领导的期货立法已经完成起草,进入全国人大立法的下一个进程。 近年来证监会正在努力推进期货法的早期公布,积极配合立法机构推进期货法的立法程序。 据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介绍,今年是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法制建设年和改革的重要推进年。 在期货市场国际化进入“快速车道”的现阶段,要提出期货法,为中国特色期货市场制度和国际惯例奠定法制基础。

  建议尽早提交外汇期货

  我国金融业不断开放对外规制,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解决,维护金融安全的重要性进一步强调,不断完善金融市场风险管理工具成为当务之急。

  期货日报记者说,全国人大代表辽宁证券监督局局长柳磊今年向全国两会提出了建议,提前提出了外汇期货。柳磊提出,近年来中国稳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外汇市场大发展,外汇长期、期货落后、期权等异地衍生品日益丰富,但外汇期货仍空白。 为降低中小企业外汇风险规避成本,满足资本市场海外投资者对场内汇率风险套期保值工具的需求,建议有关部门提前发放外汇期货,有利于巩固汇率市场化改革的微观基础,促进中国资本市场高水平的对外开放。

  据分析,近年来我国人民币国际化和市场化进程加快,在当前国际形势更加复杂、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幅度加大的背景下,有利于尽快发放外汇期货,保护人民币国际化和市场化,有利于实体企业和金融机构利用市场化工具管理外汇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人民银行副社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2019年公开的文章中,确立了健全、开放、竞争力强的外汇市场。 丰富外汇交易工具,完善外汇市场套期保值功能与产品体系。

  外汇期货作为重要的汇率风险管理工具在国际市场上取得了40多年的成功。 近年来,海外交易所陆续发货结合人民币的外汇期货,CME、新加坡交易所等也推出了相关品种,吸引了很多国际市场投资者的参与。 从这个角度看,海外市场已经被我国逼得走投无路,要尽快发放人民币外汇期货,加快人民币在岸市场的建设,牢牢把握人民币汇率的定价权。

  实际上,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一直积极研究外汇期货产品的开发。 2014年,中金所正式开始了外汇期货模拟交易。 多年模拟交易为完善合同规则、验证技术体系、积累运输经验、开展投资者教育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胡允越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在现阶段,资本管制不应该成为中国发放外汇期货的限制,现在正式发放外汇期货的条件已经成熟。

  根据国际经验,也可以在资本管制下上市外汇期货。 资本管制涉及资本跨境流动限制和本外汇兑换限制,但外汇期货市场建设不能触及这两个限制。

  外汇期货是外汇风险管理工具,如果没有本金的交接,完全不会妨碍货币兑换的规制。 海外投资者进入外汇期货市场与跨境资本流动无关。 国外一些国家在推出外汇期货时,有一定程度的资本管制。 印度迄今未能实现卢比资本项目,但2008年发售的国内美元对卢比期货合同对汇率市场化和投资者避免汇率风险发挥了积极作用。 建立国内有效的外汇期货市场,有利于资本项目的开放,也是资本项目开放的基础条件。外汇市场是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市场,外汇期货也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期货和衍生品交易品种。 外汇期货的打出,弥补了我国金融期货产品体系的短板,大大促进了我国期货和衍生品市场的发展。

  除建议外汇期货外,柳磊还建议成立证券期货行业专业仲裁机构。

  在设立我国证券期货行业专业仲裁机构方面,柳磊认为,我国证券期货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不断完善,仲裁、诉讼、仲裁各有特点,各有优势。 专业仲裁机构可以直接作出强制执行力的判决,无需通过司法机构在行业内迅速解决证券期货纠纷,有效提高证券期货行业的纠纷解决效率。 而且裁决规则范围广泛灵活,能适应日新月异的市场变化,有效补充现有法律体系。 仲裁裁决还具有广泛的区域外执行效力,可以为我国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提供有力支持。 但是,目前的仲裁机制在证券期货领域不能充分发挥作用,无法在证券期货行业承担大量且高效地确定争论点的作用。 为了切实发挥专业仲裁机制的优势,探索成立证券期货行业专业仲裁机构,提出进一步丰富投资者权益救济渠道,更好地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作为证监会系统全国两会代表、委员之一,柳磊始终关注我国期货市场的发展。 2018年,他建议中央财政将“保险期货”试点项目纳入补贴项目,形成用政府财政资金补贴大部分补贴的长期稳定政策。 2019年,他从服务中小企业风险管理需求的观点出发,从实施工业品“保险期货”试点的服务“三农”的观点出发,提议增加农产品“保险期货”的试验性财政补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