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企业推高铁矿石价格

  据该江苏地区大钢企业套利部负责人介绍,钢企误判铁矿石供需状况的原因之一是,海外矿山承诺——尽管受疫情影响,矿山生产能力和运输能力仍未减弱,并且随着中国率先复产,大量铁矿石聚集在中国港口是重要原因。

  “事实证明,我们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他告诉记者。

  一是由于疫情持续蔓延,巴西等国家的铁矿石出口遭遇港口停产等不可抗力,例如今年最初5个月巴西的铁矿石出货量比去年减少了1352万吨.

  二是低估了国内重启建设项目造成的钢材需求量,即使钢铁厂全面生产,也无法满足多个地区钢材的需求,铁矿石的需求出乎意料地大幅增加。 在此消长下,国内港口铁矿石库存从春节期间的1.25亿吨下降到约1.05亿吨。

  该钢企对冲部负责人坦率地说,由于港口铁矿石库存持续下降,企业4月初迅速调整铁矿石采购战略——,加强了铁矿石期货对冲。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他所属的钢铁企业在铁矿石总购买量中所占的比例,从4月初的60%增加到了80%以上。

  究其原因,从4月份开始,铁矿石期货的上升速度和幅度远远超过同期钢材,如果不加大购买保证度,钢铁企业的利润率将至少下降5个百分点。

  21世纪的经济报道记者知道,大量购买套期保值金的钢企业很多,4月以来铁矿石期货价格持续上涨,很多CTA战略的民间资金陆续进入。

  具体来说,以470-490元/吨持续购买铁矿石期货,座等钢厂持续购买,提高铁矿石期货价格的利润。

  另外,很多商品投资型民间募捐基金不留夜间仓库,白天反复高卖和低买,获得高投资回报。 据他们说,只要钢厂继续加强购买保证,他们就可以通过每天低价高价出售来获利。

  参与铁矿石期货投资的CTA私人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从5月中下旬开始,他们的减仓利润开始退场。

  究其原因,一是从海外的铁矿业者那里得知淡水峡谷因疫病没有减产。

  二是随着铁矿石的爆炸性上升,很多钢厂都在减少购买保证度。 他们担心未来的钢材价格不一定能“霸盖”铁矿石的高额购买成本。

  据他说,目前铁矿石期货市场的多空博弈急剧激化,一是钢厂不愿意为昂贵的铁矿石“买”,接二连三地开始高收入减少,二是买铁矿石期货的民间资金仍然希望港口铁矿石库存下降,不得不搬迁,收入更高海外矿山“暗中用力”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两个月,铁矿石期货疯狂期间,海外矿山也发挥着重要的幕后作用。

  摩根大通期货分析家ADRian Prendergast表示:“以往,海外矿山(即铁矿石采掘业者)参与期货套头和期货交易的意愿不强烈,他们想和下游钢厂签订长期协议锁定采掘利润。”

  但是,疫情扩散以来,这些海外矿山积极参与新加坡铁矿石期货市场的转期交易,静静推高铁矿石价格。

  据他介绍,新加坡铁矿石期货交易价格一定持续上涨,牵引国内铁矿石期货跟进上涨。

  Wind数据显示,4月2日至5月22日,新加坡铁矿石延期交货合同上升约13%,国内铁矿石期货港口库存急剧下跌,受淡水峡谷减产谣言刺激,上升趋势更加剧烈。

  BC Capital Markets全球商品战略负责人Helima Croft对记者表示,海外矿山提高新加坡铁矿石期货交易价格并不一定是想获利,以此为基准,与下游钢厂签订价格更高的长期协定交易价格

  “事实上,他们抓住了下游钢厂采购不涨的心理,尤其是疫情期待下游钢厂铁矿石价格下跌时,他们突然提高铁矿石价格后者不能动手,只能以高价购买”。 他分析地说。

  但是,海外矿山可能打错了算盘。

  许多下游钢厂采购部门的人向记者表示,最近铁矿石增势,反而签订长期协定购买价格的欲望很低。 长期协议采购价格未必能正确反映未来铁矿石供需状况的变化,目前铁矿石价格高,不利于控制下游钢铁厂运营成本。

  “现在,我们希望海外矿山导入基于铁矿石的某个交易日和客户的现货和期货价格之差的定价交易,但是海外矿山反对。”国内钢铁工厂采购部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这使他们加大铁矿石期货市场的套利力锁定铁矿石购买成本——,由于铁矿石价格上涨势头失常,他们内部观望,决定在铁矿石期货召回时再次开展套利交易。

  “最终,听说最近澳大利亚的巴西铁矿石的出货量大幅度增加,据市场的传闻,港口的铁矿石的库存下降了,铁矿石的爆炸性涨潮不久就要停止了。”他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