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日,由白人警察暴力执法引发的抗议和骚乱在美国蔓延,导致一名非裔男子死亡,这已经是第七天了,没有减弱的迹象。持续的抗议影响了美国对新冠疫情的预防和控制。许多官员和专家担心,一大群人会破坏之前的防疫成就,导致疫情的第二次爆发。

美国疫情

  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正在经历流行病和抗议示威的“两次危机”。它们相互影响,相互强化,这使得美国应对任何危机都变得更加困难。

  增加沟通风险

  抗议活动的爆发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即在美国的防疫形势依然严峻之际,美国的疫情是否会出现大幅反弹。

  美国,流行病专家理查德埃利森,表示,美国目前的抗议活动范围非常广泛,参与者也非常接近。如果有病毒携带者,其他人即使在户外也会面临感染的风险。大声说话、唱歌和喊口号会向空气中释放更多的飞沫,而催泪瓦斯和胡椒喷雾会使人流鼻涕和咳嗽,这有利于病毒的传播。

  据连续几天访问首都华盛顿示威现场的新华社记者称,尽管大部分抗议者戴着面具,但由于人数众多且中央政府有限,他们只是拥挤不堪,几乎无法维持安全的社交间隔。

  目前,受灾最严重地区的许多官员都对疫情表示了担忧。纽约州州长科莫6月1日表示,他非常担心纽柳市的大规模示威活动会使他辛辛苦苦取得的防疫成果失效。芝加哥市公共卫生部部长艾利森阿瓦迪,说,新冠病毒并不关心这个城市正在发生什么。他们会抓住每一个机会。洛杉矶, 埃里克加切蒂,市长警告说,示威可能会出现所谓的“超级传播活动”,这将引发第二轮疫情。

  影响曾经很明显。

  美国《纽约时报》表示,专家们最担心的是无病感染者,他们会参加示威游行并传播病毒,因为他们自我感觉良好,从而带来巨大风险。埃利森指出,如果接触者被感染,他们通常需要5到14天才能出现症状。因此,还需要一些时间来观察抗议是否会导致更多的新冠感染。

  如果抗议示威是否会引发第二次疫情仍有待观察,那么理想的情况是预防和控制工作会受到影响。例如,洛杉矶的几个流行病检测点因骚乱于5月30日关闭。伊利诺伊州还于6月1日宣布,示威期间,社区内的新冠病毒检测站将关闭。

  经济重启也受到了影响。截至6月1日,美,包括华盛顿,在内的至少40个城市实施了宵禁,至少23个个州和华盛顿城市利用国民警卫队与警方协调,维持法律和秩序,以应对反对派和动乱。在加强安全措施的同时,许多政府决定暂停恢复经济活动。例如,华盛顿市政府6月1日宣布,疫情数字上周出现反弹,华盛顿将推迟“第二阶段”重启计划,继续开放部分商业和公共场所。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和达德县决定暂停原定于6月1日开放海滩的计划,直到宵禁结束。害怕恶性循环

  一方面,抗议影响了流行病的预防和控制;另一方面,抗议的爆发与流行病并非无关。分析人士认为,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抗议活动的迅速发酵和大规模爆发,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疫情下多重社会冲突的加剧。

  在美国疫情中,少数民族,尤其是非洲,“受伤更重”。统计数据显示,非洲人占美,新皇冠流行病死亡总人数的23%,明显高于其人口的13%。专家指出,这背后是贫富差距大、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种族歧视等原因。

  弗吉尼亚州,“捍卫自由、正义和战争”运动的菲尔威莱托,领导人认为,由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抗议示威的广泛范围和高度暴力与这一流行病造成的长期经济停滞密切相关,这对工人阶级产生了严重影响。

  期货推手官网称,弗洛伊德事件只是一个“导火线”。在激起市民对暴力执法和种族歧视的不满的同时,也激起了美国市民对政府打击“疫症”不力和维持生计困难的不满。然而,一旦抗议导致疫情反弹,普通人的处境可能会变得更加困难,他们的不满将进一步加深。目前,形势仍在酝酿之中,这可能会出现新的“导火索”,激化矛盾。此外,白宫仍在不时地创造团结。许多人担心,美国的抗议和示威不会随意停止,也不会陷入抗议和疫情恶化的恶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