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巴西的乙醇产量和消费均打破历史纪录:巴西乙醇产量达到344.45亿升,较2018年上升4%,乙醇消费达到313.87亿升,较2018年上升3%。但在低油价和弱雷亚尔的大环境下,这个糖醇帝国再次面临生产上的抉择:白糖还是乙醇,这是一个问题。

  白糖自由:糖醇帝国的基石

  乙醇和白糖、甘蔗一样,对于巴西而言有着悠久历史,第一次乙醇添加进汽油可以追溯到1930年,而现代巴西重拾乙醇的计划始于1975年,爆发于20世纪80年代,表面来看,生于能源危机下的忧患,但也是基于农业效率大幅提高的基础上,再加上环保主义盛行。

  海湾战争爆发后,为抗议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OPEC成员国推高油价,1973年10月和1974年3月间,油价暴涨300%。高成本的油价也重挫了巴西经济,“巴西奇迹”的经济快速增长时期就此落幕。

  尽管巴西的气候、土壤肥力并不占优势,但借助巴西政府对农业的技术扶持、资金援助和基础设施建设,巴西农业效率得到明显提高,各类农产品单产得到显著提高,加上土地面积广阔,开荒力度加大也使得农业种植面积扩张,巴西食糖产量持续增长,供过于求的局面长期维持。

  

50-70年代巴西甘蔗种植生产情况

 

  1972年,《增长的极限》这一报告深刻阐明了环境的重要性。报告预测全球的增长将会因为粮食短缺和环境破坏于21世纪的某个时间内达到极限,地球的承载能力达到最高限度,经济因此会衰退。这一时期西方国家从公众到政府都已经认识到了环境问题的严重性,并开始采取一系列行动。日本在20世纪60年代~70年代期间加强了环境保护方面的立法,建立起了一套比较完备的环境法制体系。1969年美国也通过了《国家环境政策法》,建立起了国家环保行政机构,创立了环境影响评估制度。这样的背景赋予给巴西乙醇很大的市场空间,为进一步摆脱对进口石油的依赖,降低排放。1975年,巴西政府推出国家燃料乙醇计划。该计划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乙醇以20%的强制掺混添加进汽油,第二阶段研制推出纯乙醇动力汽车,同时通过免税、贷款等措施扩大乙醇汽车市场占有率。而在2003年,通用公司在CORSA汽车上装配了能自动适配E22~E100燃料的德尔福电喷系统,成为了巴西首台能使用汽油和乙醇以任何比例混合燃料的汽车,这种燃料被称为“弹性燃料(Flex Fuel)”,而后,弹性燃料汽车逐渐占据市场,加上政府对掺混比例的强制要求。乙醇需求激增,虽然乙醇产量不断提高,但巴西仍需乙醇进口。

  糖或醇,历史上的此起彼伏

  因宏观背景和市场变化,巴西的甘蔗乙醇产量增长的过程中,糖厂内部的生产结构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从仅有的年度数据来看,巴西糖厂产出结构变化主要发生在两方面:制糖制醇比的变化,含水乙醇和无水乙醇的比例变化。

  从80年代以来,制糖比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性的变化:1、80年代初到90年代初,随着乙醇汽油的推出,巴西糖厂的制糖比在84/85榨季骤降至34.78%,并在未来几个榨季保持在30%以下的制糖比,直到92/93榨季后;2、92/93榨季后,巴西制糖比逐渐抬升,到06/07榨季维持在50%之上;3、随后,巴西制糖比又开始逐渐回落,并且随着近两年国际原糖价格陷入低价泥潭,制糖比跌至40%以下。从宏观角度来看,在巴西糖厂近40年的生产结构变化中,政府的干预和市场的选择推动了这几次趋势性的转变。80年代政策干预市场,推出乙醇汽车,侧面带动乙醇需求的提高,为满足乙醇需求,在甘蔗产量有限的背景下,糖厂选择降低制糖比,多生产乙醇,彼时,国际食糖市场需求有限,巴西食糖出口量微乎其微,但基本满足国内需求。

  但巴西虽然避开了能源危机,却无法挽回60年代末到70年代中期的“巴西奇迹”,受高通胀和债务困扰,巴西经济陷入长期滞涨,90年代开始,巴西开始推行外向型经济模式,拥有丰富农业资源的巴西,其初级农产品成为换取外汇的重要商品,但与此同时,乙醇汽车的大力推动之下,乙醇的消费需求相对刚性,糖厂只好在扩大巴西甘蔗种植面积的基础上,小幅上调制糖比,保障充足供应的同时,维护国内乙醇需求。

  随后巴西进入第三个阶段,基于环保和油价影响,汽车厂商纷纷推出灵活动力汽车,这类型汽车可在E100乙醇和掺混汽油中自由选择,同时,巴西的掺混比例保持在20%之上。为满足市场对乙醇的需求,巴西制糖比也逐年走低,出现世界头号产糖国易主印度的情况。另一个产品结构变化在于乙醇的产出结构,糖厂以两种乙醇为主要产出:无水乙醇&含水乙醇,二者在用途上的区别在于,无水乙醇按政府要求的惨混比例添加进汽油里,含水乙醇直接做E100乙醇燃料供汽车使用。对于二者的生产比例,近40年来巴西糖厂的生产也呈现出不同程度的变化,笔者认为,引致这种变化最主要来源在于原油价格带来的汽油成本变化和惨混比例,二者决定燃料的燃料经济性,如果乙醇燃料经济性过低,消费者倾向于使用汽油做燃料,相反,则是E100乙醇。

  最后的思考:乙醇真的被抛弃了吗?

  回到当下,新冠疫情的冲击、原油价格的暴跌会否再次令巴西糖厂的生产结构出现趋势性的转折,延续乙醇产出为主,还是转向白糖生产?这既是巴西糖厂面临的选择,也将决定未来糖市长期性的行情。

  从价格角度出发,市场已经做出投票。巴西咨询机构Job Economia 4月27日称,预计巴西20/21年度食糖产量将创纪录高位,达到4100万吨,上一年度仅为2960万吨。其预测因疫情引发全球封锁,生物燃料需求和价格下跌,导致糖厂将精力转向食糖生产,制糖比将高达48.4%。且随着巴西雷亚尔持续走弱,这个逻辑得到夯实,市场开始预期19/20榨季的全球糖市缺口将迅速被巴西糖所覆盖。

  短期来看,乙醇需求恢复更多取决于新冠疫情的发展与控制。乙醇和食糖的产出比例则看重原油价格和雷亚尔走势赋予二者的利润空间,但低油价,弱雷亚尔这并不意味着乙醇产出的大幅消失。因乙醇保质期偏短,仅有一个月,这意味着需求的萎靡并不会带来中长期乙醇库存的积压。也就是说,乙醇即便减产,也必须保证一定程度的生产供应。

  那乙醇需求的下降会是长期性的趋势吗?相对于过去四十年的发展而言,疫情和油价的影响更偏向于中期性。而从对汽油和乙醇的税率可以看出,对于巴西政府而言,保证能源安全和降低排放的政治目标更为长期性。加上拥有世界最大规模的弹性动力汽车,这将促使巴西政府可能通过税、强制性的掺混比例调整以及对糖厂补贴等手段继续维持较高比例乙醇产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