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全球央行扩张表与大宗商品价格变化之间短期或情绪变化出现明显影响,长期无明显相关关系,因此通过全球央行扩张表研究大宗商品价格变化的有效性较低。 避险金与欧美等主要中央银行的扩大表有明显的关系。 从整体分析来看,经济增长是大宗商品趋势的核心影响因素,经济增长影响大宗商品需求侧,影响大宗商品趋势。 经济增长带来的供求仍然是大宗商品趋势的核心影响因素。

黄金作为避险资产,与风险类大宗商品有着不同的趋势。 2012年9月到2014年10月的AP存款扩张表除了对金没有影响外,美欧中央银行扩张表示每次都要增加危险的金额。 主要是超低利率水平和量化宽松政策使零收益的黄金具有相对收益,黄金是应对通货膨胀的商品,量化宽松提高了通货膨胀压力,进一步增加了黄金等危险资产。

在不景气和量化缓和的背景下,强调了资产配置的机会。 在外汇方面,危险回避情绪加强美元短期强势,中长期弱势运行的欧盟债务危机严重,欧洲经济衰退不可避免,欧元继续高望重。 在金钱方面,疫情、不景气、超量缓和政策,使新的贸易纠纷和通货膨胀压力相互叠加,金钱还有上升的馀地。 有色金属方面,有色整体已经有一个多月,实施复产后,供应方比需求方恢复得快,维持宽幅振动的观点,预计上升的空间比较有限。 原油方面,产油国减产进入实质阶段,之后需要关注减产的执行情况,未来需求将逐渐好转,这支持油价上涨。

一、海外经济陷入衰退
2020年第二季度,新冠肺炎的流行仍然是最核心的风险点,全球流行尚未达到拐点。 中国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的欧洲疫情已经过了拐点,处于疫情缓和期的美国疫情仍处于大爆发阶段,接近拐点的俄罗斯、巴西、印度等新兴市场继续欧美流行,真正进入大爆发期,成为现阶段的核心风险点在短期内,疫情依然得不到有效的控制,全球流行和第三季度有明显的好转,要注意防止秋冬二次流行。 此外,4月以来,美国政府放弃扩大舆论攻势使疫情失控的责任,特朗普表示提高关税是报复措施之一,这意味着美国再次征收关税成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选择。 将来,将近邻转嫁危机的世界贸易纠纷越来越激烈,在中东等地发生地缘政治纠纷。

疫情引起的严重控制给服务业和制造业带来了冲击,服务业PMI和制造业PMI陷入停滞状态,历史不断更新,世界经济增长失去动力,预计世界2020年经济将陷入深度衰退。 美欧日经济衰退幅度大于世界经济衰退幅度,预计负增长5%-8%。 尽管中国经济大幅下降,但仍保持1.5%-2.5%的正增长。 在第二季度的经济方面,美欧经济大幅度衰退,负增长率达到20%以上。 新兴市场经济大幅度下降,印度经济和零增长出现,巴西和俄罗斯负增长6%-8%,第二季度不排除负增长,南非已经陷入衰退的深度,疫情的影响加深了衰退的程度。

二、全球中央银行无限量扩大表
(1)美联储提出了无限量宽松的政策
疫情在美国流行以来,联邦存款连续两次骤降至零利率超低水平,开展了无限量的量化宽松政策。 美联储计划无限量购买债券,使贷款成本保持在较低水平,确保向企业、州和地方政府融资。 购买对象为美国国债、MBS、公司等级为BBB-/Baa3,包括剩馀期间不超过5年的美国公司投资级债券。 随着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越来越大,美联储持续提出无限量的缓解措施,美联储宣布增加补救计划2.3万亿美元,包括制定支持中小企业、州和地方政府的计划,然后开始购买部分垃圾债务,美联储企业债务便利工具将纳入BB级债券。 据美联储报道,随着实施日期的临近,将提供有关一级和二级企业信用工具的附加详细信息,预计5月初开始在二级市场企业信用工具下购买认证ETF。

AP存储无限量QE,提供一种传导机制。 这有助于缓解债务市场压力,加强美国国债流动性,缓解流动性危机。 美联储的行动对于流动性危机非常合理,压力主要来自企业债券市场,因此美联储必须控制企业债务和抵押贷款债券利率差距的扩大,最终必须稳定银行体系。 AP存储的无限量的量化缓和力量规模和范围前所未有,这次缓和政策也表明美国金融市场的危机比预期的严重,AP存储为了抑制金融市场的恐慌,将压力箱底的工具转移到行动上。

AP资产负债表的规模上升到了创纪录的6.7兆美元,在没有下划线的QE中,这个规模达到了8兆~9兆美元。 这样大的资产负债表规模,疫情流行后,美国的通货膨胀压力变得很大,财富也分布在下层、中产和富人之间,不利于社会的健康稳定运营。 此外,联邦存款已经政治化,独立性无限弱化。


(2)欧元区的超量化宽松
欧洲中央银行最新会议决议将基准利率维持在零,存款利率维持在-0.500%,边际贷款利率维持在0.250%。 确认了7500亿欧元的紧急防疫收购债务计划(pep  )的规模,每月定购200亿欧元为固定收购债务。 据欧洲中央银行长拉加德介绍,在2020欧元区经济可能萎缩5~12%的严重情况下,预计第二季度的经济会环比萎缩15%。 必要时,欧洲央行准备延长疫情紧急采购计划(pep  ),pep可能会持续到2020年底。

欧洲新的肺炎流行成为严重的灾区,意大利、西班牙、德国、法国和英国几乎沦陷,欧洲服务业首先成为其潮流,服务业完全停滞,制造业供应链也停滞,希望采取经济刺激措施。 欧洲央行长期实行宽松货币政策,利率长期维持在负利率水平,2019年下半年负利率政策下调至-0.5%,长期负利率政策对欧洲央行货币政策空间有限。 受疫情影响,欧洲央行不再降低利率,增加长期再融资操作,政府增加1200亿欧元的资产购买净额,制定临时资产购买计划,购买7500亿欧元的私营部门证券和公共部门证券,持续到2020年底,取消对希腊债券的限制, 将公司部门采购计划中的合格资产范围扩大为非金融业务票据,通过调整担保框架的主要风险参数,放宽了担保标准。 欧洲中央银行推出紧急疫情应对债务计划,欧洲中央银行推出应对新冠危机的主要工具,欧洲中央银行宣布根据需要重新启动直接货币交易计划(OMT  ),无限制地购买公债。 为缓解欧元区金融环境紧缩问题,欧洲央行采取前所未有的抵押措施,发布暂时抵押缓解措施,受希腊政府债券入抵押品影响,欧洲债务后遗症异常严重。


三、央行扩张表对大宗商品价格的影响分析


选择AP银行和欧洲中央银行扩张表作为全球中央银行扩张表的代表,分析CRB商品指数、伦敦现金、LME铜、布伦特原油和CBOT大豆作为大宗商品分析对象,以下大宗商品均代表危险金以外的风险类大宗商品。

美欧扩大表主要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08年金融危机期间,AP银行和欧洲央行同时进行扩大表的第二阶段是2010年-2011年债务危机期间,美欧陆续展开扩大表,首先美国央行实施QE发表扩大表, 之后欧洲央行发布扩大表的第三阶段是2012年9月到2014年10月,在国际油价竞争和经济衰退阶段,AP银行实施第三次QE,AP银行资产规模大幅增加的第四阶段是新冠肺炎流行在海外爆发以来,美欧同时没有下划线的扩大逐步分析放大表对大宗商品的影响。



08金融危机阶段: 07年次贷危机引发08年金融危机,非黄金大宗商品大幅下跌,美欧中央银行开始扩大,扩大期间大宗商品下跌趋势没有改变,08年底09年初,金融危机初步结束,经济开始恢复,美欧资产负债表规模稳定,大宗商品市场逐渐恢复从表面上看,美欧中央银行扩大表没有直接关系。 进一步分析,美欧扩大表逐渐缓和金融危机结束,经济开始恢复,需求方的改善从底部反弹大宗商品。 因此,美欧中央银行间接推高了大宗商品价格。

2010年至2011年债务危机期间,首先美国中央银行实施QE扩大表,加快经济复苏,经济复苏从需求方拉动大宗商品上涨,接着欧洲债务危机、欧洲中央银行发表,此时大宗商品运行较弱,欧洲中央银行发表的对大宗商品没有明显影响。

2012年9月至2014年10月,在国际石油价格竞争和经济衰退阶段,AP银行实施第三次QE,AP银行资产规模大幅增加,大宗商品振动和微弱调整无明显趋势,主要是经济弱、需求不足导致大宗商品振动和微弱调整。

新冠肺炎的流行在海外爆发以来,美欧同时打开了没有下划线的扩大表。 疫情使经济停滞,原油价格竞争不断,大宗商品暴跌的美欧打开了没有下划线的扩张,没有下划线的扩张缓和了市场的恐慌情绪,加重了供给方的紧迫影响,大宗商品打底。 总体来看,美欧底线对大宗商品市场的影响相对有限,供给方紧逼和经济复苏预期拉动需求是大宗商品底线的主要因素。 2020年下半年,欧美经济见底反弹,逐渐回升,需求方好转继续拉动大宗商品修复。黄金作为避险资产,与风险类大宗商品有着不同的趋势。 2012年9月至2014年10月AP存款扩张表除了对金没有影响外,美欧中央银行扩张表每次都要增加危险的金额,主要是超低利率水平和量化宽松政策使零收益的金额具有相对收益,金额是通货膨胀对策商品,量化宽松会提高通货膨胀压力,进一步增加金额等危险资产此外,从2012年9月到2014年10月的AP储蓄扩大表,在国际石油价格竞争和不景气的阶段,从商品之王到原油价格的下跌带来了所有商品的下跌,金钱也不例外,所以AP储蓄扩大表成为了次要的印象因素。

以上分析表明,全球央行扩张表与大宗商品价格变化之间出现短期或情绪变化的明显影响,长期无明显相关关系,因此通过全球央行扩张表研究大宗商品价格变化的有效性较低。 避险金与欧美等主要中央银行的扩大表有明显的关系。 以上分析表明,经济增长是大宗商品趋势的核心影响因素,经济增长影响大宗商品的需求方,影响大宗商品的趋势。 经济增长带来的供求仍然是大宗商品趋势的核心影响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