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期猪价格迅速下跌,市场分歧逐渐加大。 我们认为,3月以来,召回猪价主要是消费超出预期下降,滚动季度的列数增幅有限,阶段性的列压和冷冻肉要素发挥了辅助作用。

由于这一波动的下跌,猪的基础逻辑没有改变,给予了业界中性乐观的判断。 你为什么这么说?

核心逻辑如下:
一、在这个波动的下跌过程中,看到商品猪最累,小猪接下来说明了母猪坚定,母猪仍然是不足的资源,行业生产能力不足的结构没有变化,并且2年内母猪不足的属性没有变化(后面详述)。 站在这个角度,猪价格的逐步调整不会形成中长期崩溃,价格中枢依然处于高位。

二、母猪稀有性与预防管理的差异使行业成本难以长期下降。 该猪价格的暴跌已经破坏了二次肥育和部分采购仔猪肥育组成本线,三次母猪繁殖的利润接近600元(注:不包括异常死亡费用)。 这种现象非常疯狂,26元的猪价成了养殖赤字。 站在这个角度,成本的下降是可逆的,但是非常缓慢,利润驱动的辅助栏是螺旋的反复过程。

因此,我们不否定行业的周期属性,周期是不可逆的,但猪可能不会再回到以前的周期。

在这次下跌过程中,对行业两点的思考
第一,看商品价格的强弱,肥猪最累,其次是小猪,母猪很结实。 产业环节利润分布,屠企亏损,肥育约100-200元,仔猪销售1100-1300元,母猪销售3000-3500元。 从上下游关系可以看出,屠宰企业控制猪价,但仔猪和母猪价格仍在自营企业手中,利润主要集中在上游环节,行业母猪短缺的结构实质上没有变化。 或者说,这个波动的下跌使消费的疲劳和杀戮企业的发言权提高,中间的肥育环节的价格博弈激化,但上游生产能力不足的事实使小猪和母猪的利润依然丰富。

第二,前期猪价格下跌26元,业界利润已不是离散度大的问题,在利润高的状态下,谁有利润? 过去一年,养殖模式与防控成本的差异已经显示出非常大的利润差异。 看看最近猪价下跌26元的情况。 5月份出产的二次肥育猪已经确定赤字,部分地区购买仔猪肥育的养殖家以大概率出现赤字。 这是一个非常疯狂的现象,需要知道上周期高的猪价是21元,现在26元的猪价造成肥育猪场损失,背后产业的细节值得深思,猪不能再回到上周。

目前,我们已经看到二次肥育减量,即使购买小猪肥育肥也开始压价购买,进而出现空白现象,风险过大。考虑到这两点,母猪是生育过程中非常稀少的资源,也是评价中长期行情和企业竞争力的

核心因素。
其次着眼于母猪的状况,预测后期行情。 这个周期的母猪不仅要看量,还要看结构。 农业部的数据显示,母猪生存栏连续6个月增长,生存栏量的底部基本确定,但增幅实际上比较有限,在1%-4%的月平均增长率区间的同时,母猪的比例已接近40%。 考虑到种群生产效率下降的问题,生猪供应能力的增长幅度有限,可以通过饲料数据进行验证。 2020年的行情基本上确定了。 由于供给弱的修复,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消费,评价了流行后时代的经济恢复状况。 从节奏上看,6月~7月~8月猪价格上涨,9月~10月下跌,11月~12月上升,高峰依赖消费回升。

中长期如何看待母猪的数量和结构恢复? 目前国内有母猪群2251万头,二元1238万头,三元1013万头。 5月至12月行业三元留种强度较去年下半年大幅减弱,同时三元母猪逐渐淘汰,后期将面临三元更新及其自身1200万头以上的二元母猪的正常更新。 我们需要考虑三个问题

1 .后期原种场能提供这么多母猪吗?
2 .从曾祖父代到二元母猪需要两年时间,量能增加到什么时候?
3 .二元量慢,今年行业需要三元更新吗?

因此,国内可繁殖的母猪数量从5月份到8月份,每月平均增长2%-4%,但后期面临三元淘汰、结构更新问题,增加量减缓的可能性较高。 考虑到品种稳定问题,2年内母猪的稀有性属性不变。 猪价的逐步调整不会形成中长期崩溃,价格中枢依然处于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