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个月来,国内铁矿石期货整个黑系商品上涨,势头不减。 4月2日,铁矿石主力合同盘一时触及542.00元/吨的阶段性低,之后开始平稳上升,6月1日触及775.5元/吨,该品种为2019年8月1日以来最高,最大上升幅度超过43%。

  据专家介绍,作为实体经济的晴雨计,国内铁矿石商品的期待价格之所以提高,是因为全球疫情的蔓延引起了减产预期,加上我国需求方的持续强度,导致供求平衡被打破。 关于后市,业内分析认为,随着海外矿山生产能力恢复性的提高,不会产生突发事件的影响,后期国内铁矿石供求基本偏向的局面会得到缓和。

  供求平衡促进铁矿石期货升温

  中国钢铁的兴盛始于经济不足后的世纪交往,受国内旺盛需求的牵动,给行业带来了多年的经济繁荣。 但是受自然条件和质量的限制,国内铁矿石资源开采难以形成规模,满足了巨大需求,进口铁矿成为国内钢铁生产的重要补充,对外依赖度超过80%。

  随着新冠肺炎的流行在世界范围内蔓延,目前铁矿石贸易的主要供应国受到冲击,出厂矿石量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金融院的陈风研究员表示,巴西疫情中新确认的人数在持续增加,澳大利亚自然灾害频发更加引起了市场预期以上的减产担忧,加剧了全球铁矿石供给的紧张局势。

  与国外形势相反,新冠疫对国内长流程钢厂生产没有实质性影响。 相关数据显示,从今年2月下旬开始,全国高炉的运转率和生产能力利用率已基本恢复,接近去年同期水平。 其中,4月份生铁的日平均产量又达到了240.07万吨的历史高位。 这从侧面反映了国内市场对铁矿石等原料需求状况良好,而且在下半年反周期调节缓慢的经济政策的引导下,新基础设施大规模开工,再次加深了国内钢铁企业的生产欲望。

  供求结构重叠的产业链各环节快速消费,这种消费相互增长,港口库存也在持续下降。 有关资料显示,截至5月22日,全国45港铁矿石库存总量为10926.08万吨,比上月下降168.82万吨,连续5周下降,破1.1亿吨关口,为2016年1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另外,钢材库存也急速减少,5月中旬,20个城市的5个品种钢材社会库存为1403万吨,减少6.3%,7月中旬连续呈减少趋势。

  表明疫情对不同国家的影响存在时间差。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大宗商品消费国,经济建设复苏,国内金属需求迅速恢复,需要不断增加产量满足下游需求。 但是,矿业供给的主力国家刚进入疫情的影响期,供需双方的阶段性不平衡,支撑着铁矿石价格的短期上涨。

      高位震荡市场的风险开始积累

  相关业者洪承峰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报道了进口矿价上涨,钢厂方面也变得非常被动。 另一方面,国内重建工程带来的钢材不足,铁矿石的需求出乎意料地大幅增加。 另一方面,如果铁矿石等原料上升,铁和钢的价格流动产生明显的偏差,就会侵蚀钢铁企业的利润,给整个行业的生产经营带来很大的压力。

  因此,在保证生产经营的同时,国内大部分钢铁企业多利用衍生品工具管理价格变动风险。 原料方面采用采购铁矿石期货制造虚拟库存的方法,避免供应不足的风险,保证企业正常生产经营不受影响的成材方面,开展销售期保证,避免成材库存高企业降价的风险,在上下游博弈中谋求合理的利益。

  过去钢企业在期货市场套期保值,多以卖空为主,卖空给现货原料价格下跌带来的损失,使利润达到一定程度的平衡。 但是,现在随着铁矿石价格的高涨,市场上应该最大的空缺钢企业也纷纷开始多头,用铁矿石期货购买套期保值,更多的企业将套期保值量占铁矿石总购买量的比例从60%增加到80%。

  综合来看,短期铁矿的偏重基本面为盘面上升提供了主要驱动力,资金的多情绪在行情上引起波澜,因此本轮矿石价格的反弹具有其合理性。 但随着矿石价格急剧波动,一些风险因素也开始积累起来。

  6月2日,大连商品交易所发布了“风险警告书”。 最近铁矿石市场面临的不确定因素很多,市场价格波动很大,要求各会员机构切实加强投资者教育和风险防范工作,合理参与交易,遵守法规。

  截止到6月4日的收盘价,国内黑色系铁矿石盘一次上涨2%以上,最终下跌2.12%,整天上演过山车行情。 关于铁矿石期货的未来动向,李897认为,目前铁矿石期货经历了高位幅度调整,部分资金因高减收而获利退场,多空力再次进入相对平衡状态。 基本面在短期内保持良好,铁矿石价格保持一定,但随着海外矿山生产能力恢复性的提高,在不发生突发事件的情况下,预计出货量会大幅度上升,后期供需基本面偏向的状况得到缓和,转向供需平衡结构。

  另据Mysteel的调查,我国247家高炉炼铁生产能力利用率达到90.95%,钢铁生产达到历史高水平,持续增产的空间有限。 另一方面,由于铁矿石的价格持续上涨,其评价处于上位区间,预计钢铁工厂的利润会被显着压缩,引起将来钢材的利润能否“垄断”铁矿石的高额购买成本的担忧,不希望为高价铁矿石“买”。 李897表示,当铁矿石期货高压下降时,国内钢企业也将利用平仓部分购买的套头尺寸,使铁矿石期货市场以后期变量逐渐增加,或面临一定的下降压力。